智能储物柜不仅可以存放乘 客携带规定外合法物

 智能照明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2-11 14:01

  【掌柜导语】:地铁安检在许多城市都是必须的。夏日出门护肤产品等是必备品,但因为这些物品是喷雾式高压包装,属易爆物品,在地铁明禁携带物品范围内。目前,深圳和广州地铁没有寄存服务,是要物品还是丢掉,让乘客犯了难。

  炎炎夏日,爱美人士的随身包里会多出些护肤喷雾、香水等。可有多少人知道,这些贴身的小物品可能会成为你乘坐地铁的阻碍?

  8月7日早上8时许,深圳市民张女士从地铁1号线孵化园站进站,准备乘坐地铁去上班,手提包通过安检时,却遇到了麻烦。

  “这个东西不能带进地铁。”在周女士的包里,安检工作人员发现了一瓶300ml容量的压力罐。“这是普通喷雾,不是什么有毒物品。”面对安检人员,张女士极力解释,这是她前一天刚买的喷雾,“我皮肤过敏,长满红疙瘩,所以特意买个喷雾随身带着用。”工作人员向周女士说明了不能携带的原因:“喷雾式高压包装,属于易爆物品,属于地铁明禁携带的物品。”

  一边是“花50多元钱刚买的喷雾,不可能扔了吧”,一边是“要赶着上班,只有坐地铁才来得及”。左右都为难,周女士选择向地铁工作人员求助,请暂时将她的喷雾保管,等她下班时来取。“我们不负责帮乘客保管物品,如果你非要放在这里,那你要在下午两点半前来取。”地铁工作人员的回答让周女士很苦恼,“我五点半才下班,怎么赶得及?”

  工作人员解释,从制度上说,地铁方面没有提供为乘客保管物品的服务,她答应帮周女士暂管喷雾,只是个人行为,“我两点半就换班了,如果东西丢了,我没法负责。”

  昨日,记者从地铁2号线春熙路站一位安检工作人员处得到类似的回答,“如果乘客不小心携带了违禁物,只有两种办法,要么转乘别的交通工具,要么丢弃物品。”

  张女士说:“坐飞机也会遇到类似的情况,但在不方便托运的情况下,机场会有行李寄存处。为什么地铁就不能提供物品寄存的便利服务呢?”张女士觉得,地铁站应该有像超市一样的自助储物箱。

  昨日,记者走访了多个地铁站点,正如张女士所说,无意携带违禁物品的人确实不少。在东门站,一位刘姓女士因携带香水,没能顺利乘坐地铁;在市民中心站,市民张先生因为携带未开封的白酒,不得不改乘其他交通工具。深圳地铁公司保卫部工作人员胡佳说:“夏天检查出来违禁携带香水、喷雾的很多。”

  2015年,深圳地铁运营单位给出了一份被禁止携带进站乘车的“清单”,包括易燃易爆、有毒有害、腐蚀性、放射性物品等,同时在各大车站安检通道,也张贴有明显的禁带物品标识。但周女士认为,因不知道而误带的违禁物品,地铁方应该提供更好的处理方式。

  韩国在人流往来密集的地铁出入口设置了多种人性化的付费储物柜,如S-LOCKER、T-BOX以及指纹认证储物柜等。每种类型的储物柜都可以用现金、合作信用卡、交通卡、韩国手机来付费。有的储物柜附带多种语言引导,根据储物柜容量不同,分为大小不同型号,最大号的柜子可以放下行李箱。

  以S-LOCKER为例,该种物品寄存柜设置在韩国首尔1、2、3、4号线小时以内是免费寄存,超过4个小时后,则采取梯度收费的方式追加费用。设置在龙山站、清凉里站等站点的指纹寄存柜,免费寄存时间截至寄存当日24:00。

  在美国、日本、新加坡、台湾等地地铁站都设有有物品寄存柜,大的站点,寄存点数量很多。

  记者调查发现,北京首都机场设有电子密码柜寄存小物件,乘客舍不得丢弃的名牌打火机、化妆品等,可免费寄存30天。双流机场为乘客提供大中小三种箱型寄存行李,如小号柜寄存时间6小时以内收取8元,12小时以内收取13元,24小时以内收取18元,24小时以上每6小时加收2元,不足6小时按六小时计。

  发挥平台社会责任,运用互联网技术,深挖市场需求,结合国内外先进经验,推出适用地铁场景的智能储物柜服务。目前已经在商场、学校、医院、景区等200多个场所内设点运营,获得了良好的群众反响。

  掌柜智能储物柜具有:“在线就近选柜、手机扫码解锁,在线安全监控”“价格管理、时长控制,随心处理、方便快捷”等便民特点,还具有“线上平台管理,活动运营管理”等管理形式,同时具有防爆报警装置。

  地铁是一项民生工程,其显著特点就是公益性强。地铁站设有储物柜,不仅可以节省乘客时间成本,同时增强了地铁交通的服务体验,为市民提供了最大的便利,让低碳、环保的公共交通成为市民出行的首选。

  地铁生活圈加快了城市的脚步,却放慢了生活的脚步,生活变得更加多元化。智能储物柜不仅可以存放乘客携带规定外合法物品、短途旅行游客行李,也能够存放可折叠个人代步工具,切合了政府提倡的绿色交通生态体系理念,进而引导更多人选择低碳出行。